同一个世界,同一款运动鞋,同一种高价。

  Nike在8月中旬新出了一款被称为“红丝绸、黑脚趾”的运动鞋,基本上还未上市就已经锁定了高价,小码的价格已经在5000元左右,而大码已经轻松10000+。

  之所以这么笃定,是因为这款鞋集合了一定的高价元素:AIR Jordan 1的经典版型、经典的白黑红配色、红丝绸(Satin其实并不是真丝,而是缎面)的材质,再加上前一代的Satin款的良好市场表现,这款鞋妥妥的是一款“起飞鞋”。

  年轻人拼命抢钱的样子,让我差点卖房炒鞋

  果然,这款上市售价1299元的鞋被一抢而空,而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没有辜负它被作为“起飞鞋”的期待,尤其是在中国的垂直电商平台上,售价基本上和市场预期一致,而且在电商平台上,有一万多人付了款。

  炒作的力量果然还是无穷的,一款二级市场高价女款运动鞋,创造了AJ炒作的新传奇。

  01

  Air Jordan、Nike、Yeezy(椰子)、Adidas,合称炒鞋界的“四大金刚”,基本占领了整个鞋圈。

  这两对子母品牌,实际上都站在运动鞋的鄙视链的高点,而AJ和椰子又更高一筹,对于一般人来讲,都不算平价鞋。尤其是AJ,这两年里更是红透半边天,Nike的营销还是很厉害的。

  1985年,还不算大厂的Nike签下了芝加哥公牛队的新秀迈克尔·乔丹。乔丹虽然更喜欢匡威和Adidas,但Nike出价还可以,并且为乔丹量身定做新球鞋,乔丹转投Nike,从而开启了一个新的子品牌Jordan。

  据说在当年的NBA赛场上,乔丹不惧NBA的禁令,执意穿着这款红黑配色的球鞋上场,从而不得不每场缴纳5000美元的罚款。“叛逆的乔丹”是一个好噱头,Nike甚至制作了一款相关的广告来为“禁穿”炒作。

  凭借着“禁穿”的事件营销,Nike get到了一票拥趸,虽然后来说乔丹上场时穿的并不是AJ而是Airship,但是并没有影响AJ成为一代人对于篮球鞋的情怀。

  34年来,AJ也马上出到第34代球鞋,其中更是出了一些限量版、联名款、亲友限定款,但是AJ1始终是球鞋迷心中的经典,如果这些限量款又是AJ1的款型,那么价格基本上就是爆了,无论是“起飞红”还是“倒闭蓝”,价格都是一飞冲天。

  后来,Nike的新鞋发售开始抽签了。

  每到新鞋发售,那场面就是人山人海,粉丝和黄牛们齐上场,由此诞生了很多抢鞋的“黑话”:

  全国各地的粉丝羡慕上海“鞋区房”,宅男们在电脑前抢抽签时喊“要想菊花转得快,全靠手速带”,粉丝眼中最大的“理财软件”,就是SNKRS。

  02

  抢鞋,跟股市打新差不多,不中签,还有二级市场等着你!

  在毒APP上售卖的AJ价格最高的十个AJ款型里面,2.8万都是起步价,最高已经到了7万一双,溢价69倍。虽然在这些高价鞋里面,有不少已经是孤码,只剩下一个号了,有的是零成交,挂在那里,大约价格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的售卖意义,它们摆在那里就是要告诉你“我贵”。

  年轻人拼命抢钱的样子,让我差点卖房炒鞋

  这些鞋被炒上天,顺便提高的还有二级分销平台的身价,尤其是当炒鞋兴起后,这些炒鞋平台开始被资本青睐。

  2019年4月,球鞋平台“毒”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DST,估值达10亿美元,成为球鞋“独角兽”;6月份,从社交转型而来的球鞋平台Nice也完成D轮数千万美元融资,估值接近6亿美元;而美国球鞋平台StockX也在六月份完成C轮1.1亿美元融资,估值超10亿美元。

  而作为制造商,“将继续与中国同行”的Nike的收获也不小,在2019财年,在大中华区的营收达到了62.08亿美元,同比增长24%,税前利润23.76亿美元,同比增长31%,而且这是Nike大中华区营收第一次突破60亿美元大关。

  自古套路得人心嘛。

  Nike讲的是一个“稀缺性”的故事,无论是限量501双、701双还是1万双,“限量”就给这些鞋很大的议价空间和二次套利的空间,这样好不好先不管,但鞋可是都卖出去了;二级市场转售平台讲的是一个“真”故事,“我保你买到的是真鞋”,但是需要一定的中间费用,无论谁出,这价格都加在了鞋价里。

  手里有鞋的大庄家操纵市场,Nike的纵容和中间商的推波助澜,鞋价被炒上去了,而鞋价上去,又能各自得利。

  03

  如果故事讲到这里,大约还是粉丝、黄牛、庄家、平台博弈的“小众”市场,直到杀出一股新的势力来。

  币圈的交易所“穿”上了运动鞋,自己坐起庄来,K线、分时图、全天候,像炒币一样炒鞋,而鞋就成了交易所的一款新币,这鞋被骗局丛生的币圈盯上,并不是什么好事。

  猫哥翻了一个号称可以“碎片化炒鞋”的币圈平台上线的“ATO”项目,其标的是Air Jordan 1 Off-White Chicago(AJOW),以币代鞋,代币总量1.9万,1AJOW=0.1USDT,大约是10双鞋,因为1900个AJOW代币可以赎回一双鞋,合人民币就是一双鞋的零售价,鞋由stockX提供。

  年轻人拼命抢钱的样子,让我差点卖房炒鞋

  但这鞋更像是“空气鞋”,10双鞋只是用来炒的,不是用来穿的。毕竟要是真买鞋,想通过交易所买到官方零售价的鞋市不可能的,毕竟你在初始发币的阶段,就凑不出一双鞋所需要的代币。

  而AJOW的开盘涨幅就达到了2200%,而现价月3.1USDT,已经是3000%的涨幅,此时一双鞋已经合人民币4.2万,已经接近这款鞋转售价的高位。

  年轻人拼命抢钱的样子,让我差点卖房炒鞋

  这应该也算是想买低价鞋最曲折的方法了,然而大概率的事件是,低价的时候你买不上,而高价的时候买入,成为接盘者。

  而这样的开设鞋币交易的交易所还有很多,支持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炒鞋,宣称“享受炒币、炒鞋的双重收益”,但没有提及的是,还要承担炒币、炒鞋的双重风险。

  04

  炒鞋到底是投资还是投机呢?

  猫哥看到一个段子:

  70后希望80后接盘股市,结果80后去炒房了;

  80后希望90后接盘房子,结果90后去炒币了;

  90后希望00后去接盘比特币,结果00后去炒鞋了。

  这可以说是“韭菜”的代际分化,而最新的韭菜田,就是这鞋了。

  鞋的市场还是有的,毕竟在消费升级的路上,AJ这样的高端运动鞋的大众化之路走得还算是顺当,从小众走向大众,就意味着更多消费人群。就像很多“潮牌”一样,不仅是消费,还承载了很多的社交需求,所以很多人是可以承受一些溢价,为自己的爱好买单。

  但对于“炒”鞋而言,这些需求并不高,买鞋的原动力是建立在它能够继续增值或者再次起飞的基础上的,最大的需求就是鞋价上涨所带来的利差,而且越高越好,所以炒鞋的欲望可以说是无止境的。

  但在此同时,也出现了一个趋势,越来越多的炒家进入,价格越来越高,意味着粉丝需要付出的爱好溢价也越来越高,如果对炒鞋者而言,这是“清洗用户”,但是随之而来的是越拉越多的粉丝退出市场或者成为新的卖家。鞋圈还有一个词叫做“十动然鱼”:收到AJ,十分感动,然后放上闲鱼转卖。

  同一双鞋,在炒家的手里相互流转,如果再加上C2B2C模式中掺进来的假鞋和买卖纠纷,这些鞋最终会落在谁的手里呢?

  年轻人拼命抢钱的样子,让我差点卖房炒鞋

  △图:虎扑论坛(毒卖家在线分享的售鞋“技巧”)

  而且吧,潮牌这种东西,走的就是一个“潮”字,追潮的逻辑还在于追新,固定的发新品频率已经诱惑不了太多人了,无论是抽签的AJ、Yeezy,还是普通的Nike、Adidas,发新的频率明显在增高,那么手里的旧款,即便是价格再高,也赶不上新的容易脱手。

  所以猫哥想说,“鞋子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但如果你非要炒,猫哥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