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岁末,中美领导人同意停止相互加征新的关税,并设下自12月1日开始的时90天的宽限期;2019年初,中美经贸磋商无疑再度成为了全球贸易局势中最牵动金融市场的一件大事:2月24日,在结束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推迟原计划于3月1日提高对华关税的期限。

  中美已进行九轮经贸磋商:协议有关文本才是重中之重!

  在去年5月和6月第二、第三轮磋商后,美国单方面“撕毁”磋商达成的共识,宣布对中国加征关税举措。此后伴随第二轮和第三轮中美互征关税举措落地,中美磋商交流暂停。直至2018年12月1日两国元首阿根廷会晤,确立90天“休战期”,双方各层级经贸磋商才开始逐步重启。

  虽然中美经贸磋商已经进行了九轮,且进入2019年之后,双方的磋商密集进行,以期在3月1日这一暂停期截至日前达成协议。不过,最近几轮磋商均为无签订协议、无共同声明、无共同会见记者的“三无”磋商,但是从双方的部分谈判代表以及媒体的信息中获悉谈判取得积极进展,尤其是特朗普宣布了推迟原计划的提高对华关税的期限。


日期

中方

美方

第一轮

2018年5月3日至4日


美国财政部长努钦率团访华

第二轮

2018年5月15日至19日

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赴美访问


第三轮

2018年6月2日至4日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率团访华

第一轮加税落地

2018年7月6日

开始对第一批清单34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25%关税

开始对第一批清单34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

第四轮磋商

2018年8月22日至23日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赴美磋商


第二轮加税落地

2018年8月23日

开始对第二批清单16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25%关税

开始对第二批清单16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25%关税

第三轮加税落地

2018年9月24日

开始对自美国进口的6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5%不等的关税

开始对自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关税

G20·元首会晤

2018年12月1日

中美领导人同意停止相互加征新的关税,并设下自12月1日开始的时90天的宽限期

第五轮

2019年1月30日至31日

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率团访问华盛顿


第六轮

2019年2月14日至15日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努钦率团访华

第七轮

2019年2月21日至24日

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率团访问华盛顿


第八轮

2019年3月28日至29日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努钦率团访华

(中美贸易磋商表)

  2月进行了第六和第七轮经贸磋商,由于没有协议、备忘录以及共同记者会,只能根据官方的新闻稿以及媒体的相关信息,来分析磋商的具体进展。针对第七轮磋商相较第六轮的进展,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1、从新华社对最近两轮磋商通稿提及的谈判内容来看,从第六轮的“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贸易平衡、实施机制”,调整为第七轮的“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服务业、农业以及汇率”,明确点明了“汇率”,由于美方一直希望中国不要通过让人民币贬值来获取竞争优势,推测中方可能在汇率方面做了一定妥协。

  2、据彭博对第七轮中美经贸磋商的报道,由于特朗普表示“不喜欢”谅解备忘录而偏好“协议”,美方贸易代表莱特希泽随即表示,“从现在起,我们不使用‘谅解备忘录’一词。我们将使用‘贸易协定(trade agreement)’这个词。”双方下一步目标将是直接达成具有国际法约束力的贸易协定,跨过“谅解备忘录”一步。

  3、中国将大规模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旨在减少美国与中国的巨额双边贸易逆差据彭博援引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已提出在六年内将美国商品的购买额提高1.2万亿美元(第六轮时报道的是1万亿美元)。据美国的数据,2017年中国购买了13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

  4、综合外媒报道,美国和中国接近达成一项贸易协议,根据该协议,只要北京方面履行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到大量进口美国商品的一系列承诺,美国可能解除对中国加征的大部分或全部关税。中方在最近与美国进行的一系列谈判中已经明确表示,迅速取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是最终敲定任何协议的必要条件。

  外媒援引知情人士说,剩余的阻塞点之一是关税是立即取消,还是在一段时间内取消。此外,作为正在进行的谈判的一部分,美国要求中国不要对为了确保协议得以落实而采取的潜在美国关税措施实施报复,或在世界贸易组织提起申诉。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中国提出降低对美国农产品(6.34 -1.25%,诊股),化工产品,汽车和其他产品的关税。作为协议的一部分,中国承诺加快推进取消对汽车合资企业外资所有权限制的时间表,并把进口汽车关税降至目前税率15%以下。

  5、结构性改革也必然是中美谈判分歧较大的焦点。综合外媒报道,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国会的听证会上表示,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不能仅是一个“购买协议”,还需包含“显著的结构性改变”。据悉,美方列出的结构性改革清单,涉及到政府主导、国有经济地位等。

  在第七轮经贸磋商结束之后,从新华社的通稿可知,3月12日至14日,中美双方牵头人共进行了三次通话,双方“在文本上进一步取得实质性进展”。在双方谈判代表保持紧密联系之际,眼下中美经贸磋商似乎已经“接近最后阶段”,“处于达成协议的最后关键时刻”!

  在第八轮以及第九轮贸易磋商之后,中美双方表示贸易磋商取得新的进展。最新消息:新华社报道,4月3日至5日,中美举行第九轮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讨论了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措施、服务业、农业、贸易平衡、实施机制等协议文本,取得新的进展。双方决定就遗留的问题通过各种有效方式进一步磋商。美国白宫新闻秘书也在声明中称,谈判的主题包括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移、非关税壁垒、农业、服务、采购以及执行。美国和中国进行了富有成效的会谈,在诸多关键议题上取得进展。重要的工作依然存在,而牵头人们、副部长们和代表团成员们将继续接触,以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

  中美经贸磋商的基本判断

  一、中美两国、乃至全球经济前景日益黯淡,增添了双方推进行动、结束长达八个月的贸易战的紧迫性,或至少达成延长休战的共识,以免冲突进一步升级。美银美林全球经济研究主管Ethan Harris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全球信心逐渐下降,而贸易战为主因。可是有些永久的伤害可能已经造成,因此即使恢复可能也无法完全弭补造成的伤害。如果达成协议,会令人长出一口气。”

  二、就美方而言,去年11月以来历经经济数据放缓、民主党执掌众议院、美股大跌、联邦政府关门等系列事件,再加上特朗普谋求2020年连任,美方立场逐渐回归冷静。就中方而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积极财政发力尚待时间方能见效,就业稳定面临挑战,因而,今明两年暂时“休战”,是双方共同诉求。国际金融协会(IIF)首席中国经济学家Gene Ma称,特朗普想要的是和而不是战,因为2020年大选在即,他没有多少时间了。“我预计北京方面将提议一份更长的购物清单、人民币不贬值、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减少强制企业合资。”

  三、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24日宣布原定的3月1日谈判期截止日延期,接下来除了关注贸易磋商的进展之外,最关键的恐怕还是中美领导人的会晤时间,因为那可能就是签订最终贸易协定的日子!今年1月,特朗普在会见刘鹤副总理后发推文表示,只有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才能达成最终协议。2月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也表示,中美要最终达成协议,取决于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面对面的会晤。

  不过,即便达成了协议,也需要保持警惕。一是特朗普是否会如去年5月一样,在达成合意后,随即又推翻共识?二是如果特朗普成功连任,是否会继续在其第二任期内发动对中国另一轮针对行动?新华社此前也曾发文称,中美经贸谈判最后阶段可能有“新的不确定性”,中美经贸摩擦具有“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

  欧美汽车关税:特朗普的关税核选项?

  作为全球汽车行业的一枚重量级定时炸弹,美国商务部负责的进口汽车关税报告已于2月17日正式递交特朗普,总统有90天时间决定是否遵从报告的建议,他将在5月18日之前作出决定。该报告意在调查进口汽车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可能导致美国销往本土的向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征收高额关税。

  2月20日,奥地利总理库尔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面,双方就贸易和能源政策等争议性议题进行了讨论。库尔茨表示,特朗普与欧盟距离达成可避免汽车关税的协议还有很远。特朗普则在白宫对记者们表示,若无法与欧盟达成协议,美国将对欧洲进口汽车收取高额关税,征收汽车关税一事正在政府的考虑之中。

  如果特朗普决定采取行动,预计关税将在20-25%之间。这可能导致世界其他地区对美国的汽车出口减少三分之一。对欧盟而言,这意味着将减少170亿美元的出口。IFO研究所的计算表明,从长期来看,德国对美国的汽车出口甚至可能下降近50%。考虑到汽车行业与经济中其他行业之间的整合供应链和互联互通,总体影响可能会更大。

  一位欧盟高级官员表示,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像他威胁的那样对欧盟汽车加征关税,卡特彼勒卡车,施乐机器和新秀丽箱包等美国商品将面临欧盟的报复性关税。欧盟委员会曾表示,如果特朗普再以国家安全为由对欧洲汽车及零部件加征关税,欧盟将对200亿欧元(227亿美元)美国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

  汽车经销集团AutoNation的首席执行官Mike Jackson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美国提高汽车和汽车零部件进口关税,那么去年对钢加征的关税“看起来就像是小儿科”。提高汽车关税好比“关税核选项”,对特朗普试图为经济所做的一切都会造成几乎难以想象的严酷破坏,“最终我认为不会落地”。

  除了中美经贸磋商、欧美汽车关税等之外,日美之间的贸易谈判同样值得市场关注。虽然日本政府提出,4月由经济财政再生相茂木敏充访美并举行首轮谈判的日程方案,但是美方传来消息称目前暂时无法调整。因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谈判代表莱特希泽是与中国谈判的负责人,中美磋商尚未达成协议,美国正优先与中国谈判。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5月下旬访日,并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谈。日本政府希望届时完成部长级磋商的首轮谈判,在贸易领域取得一定程度的进展。但如果中美贸易谈判拖延下去,日美之间关于货物贸易协定(TAG)谈判开始的时间也会延迟。

  有分析认为,对日本来说,TPP和EPA的生效对于日美货物贸易协定(TAG)谈判将产生积极作用。2月1日,日本与欧盟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正式生效,这意味着全球最大规模的自贸区启动。在日欧EPA生效前不久,日本主导的跨太平洋(4.13 -2.82%,诊股)伙伴关系协定(TPP)也已于2018年12月30日生效。

  早在2018年9月底,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就已最终达成USMCA,以取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3月12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国会参议员听证会上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正与国会山一道致力于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贸易协议(USMCA),若国会山不能批准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贸易协议,将不利于美国在贸易方面的可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