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减税降费规模近2万亿元,引发市场对财政收支“缺口”的担忧。如何弥补财政收支缺口?提高央企收益上缴比例已是势在必行。

  中国证券报(ID:xhszzb)记者获悉,今年国有资本收益上缴一般公共预算比例或从当前的25%提高到28%,到2020年将提高到30%。

  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4月2日在国资委和教育部在清华大学举办的“领导干部上讲台、国企骨干担任校外辅导员”活动启动仪式暨首场报告会上表示:“财政收入少了,不扩大财政赤字,有两个方法,一是政府‘过紧日子’,二是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比例。”

  4月2日,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演讲。

  财政部日前公布的2019年中央财政预算显示,今年中央大幅增加部分金融机构和中央企业上缴利润,2019年国有资本经营收入预算数为5650亿元,比2018年执行数增加2432.06亿元,增长75.6%。

  另据财政部公布的2019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收入预算表显示,2019年钢铁企业利润收入预算为17.25亿元, 而2018年仅为0.2亿元;石油石化企业2019年预算数为164.17亿元,接近去年的3倍。

  财政部公布的2019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说明显示,2019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收入预算数为1638.11亿元,比上年执行数增加312.80亿元,增长23.6%。增长幅度较高,主要因为:一是国有企业经济运行稳中向好,利润稳步增长;二是进一步扩大中央金融企业国资预算编制规模。

  预算说明显示,2019年中央国有资本利润预算收入1379.42亿元,增加169.56亿元,增长14%。其中,第一类企业410亿元,增加4.62亿元,增长1.1%,占中央企业(不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所属企业,下同)税后利润收取额的29.8%;第二类企业530.45亿元,增加121亿元,增长29.6%,占中央企业税后利润收取额的38.6%;第三类企业330.97亿元,增加43.61亿元,增长15.2%,占中央企业税后利润收取额的24.1%;第四类企业103.37亿元,减少0.73亿元,下降0.7%,占中央企业税后利润收取额的7.5%。另外,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所属企业利润收入4.63亿元,增加1.06亿元,增长29.7%。

  2万亿财政收支缺口怎么补?向央企“动刀”!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接受中国证券报(ID:xhszzb)记者采访时表示,国有资本经营收入预算数的增加,一方面是考虑到国有企业利润持续稳定增加,以及纳入预算编制范围企业的增加;另一方面可能也是考虑到适当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一般公共预算比例带来的预算压力,可能提高了对某些国有企业国有资本收益的收取比例。在当前情况下适当上调国有资本收益上缴一般公共预算比例,既是落实前期改革中提出的“到2020年,将国有资本收益上缴一般公共预算比例提高到30%”这一改革要求的必然要求,也是进一步减税降费后适当弥补财政减收缺口、稳定财政收入的现实需要。

  按财政部公布的2019年国有资本经营收入预算数5650亿元计算,预计全年国有资本上缴一般公共预算的资金为1582亿元,这一上缴额与去年的754亿元相比,增长了109.8%。与两万亿元的缺口相比,虽然不多,但显然可以为缓解财政支出压力做出一定的积极贡献。

  2万亿财政收支缺口怎么补?向央企“动刀”!

  长江证券(8.21 +6.35%,诊股)分析师赵伟认为,当前,国企上缴利润比例总体偏低,对国企存量资产利用不足;通过提高国企利润上缴比例、加大国企混改力度等,可以有效扩展国有资本经营收入,进而支持补充财政收支缺口。当前,我国国有资本经营收支规模总体较低,占预算内财政比重不足1%,且收入中,超过70%来源于国企盈利上缴,结构较为单一。

  2万亿财政收支缺口怎么补?向央企“动刀”!

  赵伟表示,近年来国企盈利增长较快,表现明显好于民营企业等,2018年国企盈利总额超过3.3万亿元,但多数国企上缴利润比例偏低,平均不足10%。通过提高国企利润上缴比例,可以有效扩展国有资本经营收入,进而支持补充财政收支缺口。同时,当前国有资本经营收入结构中,产权转让和股利股息收入占比仅为10%左右,通过加大混改力度、盘活存量资产,也可以产生一定的“开源”效应。

  2万亿财政收支缺口怎么补?向央企“动刀”!

  光大证券(13.75 +3.62%,诊股)分析师张文朗认为,预计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上缴金额增加,比如通过增加特定的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进入国库。预计2019年中央财政额外筹集的资金在0.6万亿元以上,全国各省可调用稳定调节基金和上年公共预算收入结转结余规模约0.8万亿元。2016年地方财政的“除国库集中支付结余外结转结余资金”余额为0.93万亿元,考虑到2018年对该部分资金可能使用较多,对此部分的2019年调用规模保守估计在0.4万亿元。剩下的缺口可能会通过地方财政进一步盘活财政存量资金、调入部分政府性基金收入、加强财政暂付款暂存款管理、适度加大地方国企利润上缴比例等渠道来实现。如果今年财政挖潜存量资金的决心很大,公共财政支出目标应该不会偏离太远。